【周一早报】CES 完蛋了吗?

  • 时间:
  • 浏览:7

  

  CES全称是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译作消费电子展,它是一个知名国际性电子产品和科技的贸易展览会,每年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主要公司和业界专门人士参加。

  自从1967年6月第一届CES展在纽约市举行以来,它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四十年以来,CES一直是IT电子产业的风向标,它代表着这个世界下一年甚至是接下来几年的消费市场趋势。过去,录影机、CD播放器、IPTV、平板电脑、OLED、超极本等概念都是在CES展览上率先提出,他们逐渐被消费市场接纳、又或是淘汰,有些甚至直接统治了接下来的十几年。自20世界70年代以来,CES的历史就是消费电子的进化史。

  2019年CES两天下来,这种感觉不在了。多位媒体同行几乎道出了同样的观点:今年的CES似乎有点无聊。

  有人用这么一句话可以总结今年的CES,今年小厂的东西没有多少有亮点的,大厂的产品没什么让人记得住的。在赌城不知道看到的是科技的未来,还是娱乐产业的未来。

  “没什么炫技的产品”

  一位参与多年CES的同行说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今年第一天逛下来,就没记住什么产品。”

  如果说人工智能、区块链、5G物联网、V2X这些话题对于消费者还有些晦涩的话,那么消费电子展的看点就成了——它过去其实一直是家电大厂们的大型“炫技”现场,我们都记住过一些“炫技”的产品。

  过去,智能家居,可对话的冰箱,卷曲屏幕,可移动以及随时变化的电视幕墙…..这些产品实际上就是CES的标签。

  以CES 2016举例,2015年索尼在CES发布了4.9mm厚的超薄电视惊讶旁人之后,2016年LG直接把这个记录刷新成了2.75mm。LG还顺手拿出了可卷曲的OLED屏幕纸,原来屏幕还可以这样玩……三星也没闲着,它展出了一款可以“满墙跑”、可随意拆分组合的电视幕墙,看起来像来自未来的电视。

  2016年LG卷曲屏幕

  “薄如蝉翼”、“只为人生赢家”和“量子点技术”…...这些新名词不断的刷新着消费者眼球。还没等消费者消化完上一个,下一个就接踵而至。

  CES 2017上,索尼推出了“用屏幕震动发声”的4K OLED黑科技产品,给人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CES 2019上,除了LG的“可卷曲”OLED柔性屏产品,大家基本上都没记住别的什么“炫技”产品。据称,这款产品其实在去年就展示过原型机。

  CES 2019上,LG屏幕是可以卷紧底座的......

  CES 2019开场Keynote重点依然是英伟达。这一重要开场嘉宾和Keynote环节,经历了微软、英特尔、高通和英伟达,从PC时代走向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又逐渐面向了未来。一般来说,这场重要的Keynote会给本届CES定下基调。

  不过被寄予厚望的英伟达并没有提出那些更前沿的话题,比如AI和自动驾驶,今年的“核弹教父”竟然开始脚踏实地——他一上场就说,我们今天重点聊聊游戏,它发布了一个相对亲民价格的RTX显卡。

  另一可参考的对象是索尼。这家备受消费者喜爱和关注的公司这次没有介绍手机,没有介绍耳机,没有介绍影像新品,没有重点介绍他们的旗舰电视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煤油灯”音箱,在Keynote里几乎没有给硬件产品太多的时间。对于索尼来说,这是一种新的风格上的改变。索尼集团新任CEO吉田宪一郎说,索尼是一家创意和娱乐公司,核心是为创造者服务。听起来非常的“产业互联网”。

  相较于已经热炒了最少一年但还摸不到的5G、AI和自动驾驶,今年的消费电子品的技术关键词更应该是“8K”。

  索尼、三星、LG、以及来自中国的TCL纷纷推出新品,不过8K生态还有待繁育。今年买了电视,似乎只能在东京奥运会的时候才有8K的转播内容。

  “今年,就是好像抓不到什么重点。”一位随行的中国媒体提到。

  出走CES?

  PingWest品玩(公众号:wepingwest)查询资料显示,CES 2016展上共有4119家参展商,有1300家是中国厂商,集中于深圳智能硬件产品圈。

  这一数据来到2018年略有下降——据称,CES 2018上共有3900多家企业参展,其中来自中国的企业就占据三分之一的比重。他们大部分是初创公司,以做品牌传播为目的来到CES。

  CES 2019上参展商变多了,其超过了4400家,但有媒体提到中国参与厂商其实下降了20%。以LVCC展馆为例,这两年的CES展馆布局产生了一定的趋势,比如North Hall大部分是汽车科技和汽车厂商;更重要的Central Hall仍然被家电大厂承包;South Hall这里其实就是那些相对较小的消费电子厂商。有人分析说,这一两年的CES,汽车厂商风头正劲,似乎成了他们的舞台。

  过去,CES也不光是初创公司做品牌传播的渠道,人们来参加CES的目的各有不同。比如初创公司们在CES上可以接洽伙伴,考察合作;至于大公司,他们热衷于在CES上宣布新一年的产品规划;对于投资人和企业主来说,他们在CES上寻找项目,考察趋势。

  但今年几方参与者的减少或许都可以将原因归结于经济下滑。

  “大厂的东西有点无聊,小厂们今年节衣缩食都还不够呢,这些原因让CES 2019变得枯燥加无聊。”一位公关从业人士提到。

  一家国际家电大厂的高管向PingWest品玩介绍道,“CES是一个用于作为技术展示很好的地方。但其实之所以大家都选择在CES发布新品,是因为厂商在开年发布新品季的时候,第一个就是CES,这是它的时间优势,它非常适合展示新一年的战略动作。”

  这家国际家电大厂在今年CES发布了旗舰电视新品,该品牌的电视产品线,中国是除美国之外的最大市场,而高端电视,中国则是他们的第一市场。

  “其实,对于高端电视来说,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在中国做首发,将所有重点产品的首发都放在中国去。只是因为卡在了这个时间点。”这位高管提到,这些产品更多的是销往中国。

  这并不是孤例,随着中国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厂商的最大收入市场,把发布会移到中国或是在中国单独开办已经成了趋势。

  世界知名的科技展会,诸如CES、MWC均有Asia版本。去年,四环品牌奥迪也在中国深圳全球首发了旗舰车型奥迪Q8,这背后更多是市场的原因。

  不管是科技硬件厂商还是汽车厂商,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在国内建立机构,参与到国内市场建设体系中,越来越多的展会和发布会都会率先考虑在中国开办,大环境正在让他们做出改变。

  大环境

  过去一年,中国互联网巨头开始讲企业级的概念,提出“消费市场见顶,应该关注企业级市场”的说法。而以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为首的公司已纷纷调整组织架构,瞄准企业级市场。

  2018年,国内手机市场早就有了预言——它已经从一个增长型市场,变成了存量市场。手机这种消费电子品已经见顶。

  消费市场大环境有变,更宏观的东西也在发生变化。

  去年,PingWest品玩跟随百度走访了CES 2018,时任百度集团COO的陆奇登上了CES官方对谈环节,大谈中国技术力量如何输出世界,如何影响世界,说百度就是中国的Google。

  CES 2019上,中国初创厂商正抵御经济下滑的压力,中国企业高管们也游走在贸易政策的边缘上。

  在今年开展第一天结束后,PingWest品玩又走进了去年吃过的同一家餐厅。

  主力看球的电视旁边加了一台新的电视,一台播放篮球,一台播放新闻。CES 2019期间,屏幕里美国的党派们吵着架,政府甚至在遭遇停摆,Breakingnews里面仍然充斥着大量中美之间关系和不靠谱总统的话题。荧幕上的白人忧心忡忡,拉斯维加斯酒店的门童和餐厅里的黑人小姐姐依然笑魇如花,露出洁白的牙齿。

  趁着CES,这里的酒店和娱乐依旧灯火通明。我们下榻的这个酒店叫做The Mirage,Google地图翻译成了“海市蜃楼”。2019年的CES就像是“海市蜃楼”,这里的空气里都充斥着一些东西——科技未来、秀场娱乐、不夜城的赌徒在这里交融。

  其实,最早CES展是每年举办两次,分别是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冬季消费性电子展”(WCES),以及6月在芝加哥举行的“夏季消费性电子展”(SCES)。后来,由于于芝加哥的夏季展参加人数开始衰退,主办者决定尝试将夏季展在不同城市间巡回举办,第二年夏季展则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展出,但仅有少数的参展商加入。

  1997年在拉斯维加斯的冬季展依然十分成功,但该年度在亚特兰大与春季COMDEX合办的夏季展却仅吸引了不到20间厂商参展,就此,夏季展正式宣布取消了。

  “这可能也不是展会方的原因,今年可能没什么新鲜元素罢了。”一位参与CES展10年以上的从业人士对PingWest品玩说。【责任编辑/邹琳】

  (原标题:CES 完蛋了吗?)

  来源:品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