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心里最清楚:五位来自《守望先锋联赛》母亲的分享

  • 时间:
  • 浏览:59

  五位来自《守望先锋联赛》的母亲分享了她们有关支持、远离、放手和无条件的爱的故事。

  

  为了庆祝母亲节,我们采访了五位《守望先锋联赛》选手的母亲。越是和杰出的女性对话,就越意识到她们有太多东西可以教会我们如何在现代社会将孩子养育成人:这个社会中充斥着社交媒体和社会压力,这个社会尚未准备好完全接受非传统的电竞生涯道路。《守望先锋联赛》的优秀母亲们为我们讲述了有关信任、关爱、社交媒体、对电竞的认知、选择和放手的故事。

  Shellie Cruz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速走红网络,这是因为她的儿子,休斯顿神枪手队的输出选手Dante “Danteh” Cruz发布了一张截图,她用短信告诉他要带Space去吃冰淇淋。Shellie告诉我:“我认识他在联赛中的很多朋友。我知道Space是他认识最久的朋友,因为他们在Denial队(2016-17年)时就认识了”

  

  Shellie是一位年轻的母亲,Dante出生后才从大学毕业。三年级的时候,Dante就开始展现出不凡的逻辑、感官和智力。Shellie表示,当他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甚至都难以反驳。她说道:“他本来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因为你很难辩得过他。他总是显得句句在理。”

  Shellie清楚,她的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一个能做出正确决定、拥有出色头脑的年轻人。这就是为什么在他开始认真对待《守望先锋》的时候,她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仍然做出了牺牲。她回忆起了他首次因为《守望先锋》而错过一场重要家庭活动的事情。她回想道:“他不想参加复活节晚餐。我的反应是:‘什么?!’我很失望。我说:‘好吧,我相信你做出的是正确的决定。’如果他说他必须做某件事,那事实肯定的确如此。一旦他开始投入某件事情,他就会坚持到底。”

  

  并且,他做到了。Dante不仅在《守望先锋》中取得了成功,还以优异荣誉成绩从高中毕业。当Dante来到洛杉矶参加联赛时,Shellie知道她的儿子在做正确的事情——即使这让她很伤感。

  她说道:“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了他的卧室里。我坐在他床上,他说:‘妈妈,我要搬去洛杉矶过几个月。’我忍不住落泪了。”Dante很沮丧,但Shellie告诉他:“我是在为你感到高兴——我不是为你伤心,只是为我自己。给我几分钟缓一缓就好!”

  她说道:“他是明白的。”“他抱了抱我。”

  Liz Lombardo是达拉斯燃料队的输出选手Zach “Zachareee” Lombardo的母亲,也是《守望先锋联赛》最为著名的母亲之一。我要把她形容为一位高调的《守望先锋联赛》母亲,最棒的“联赛妈妈”。任何熟悉《守望先锋联赛》推特圈的人都肯定在他们的看到过Liz在自己的动态中频繁出没。大家都喜欢她,也喜欢看到她和儿子之间的宝贵亲情。

  Liz说道:“他是个诚实的孩子。他不怯于表达感情, 是个感情丰富的孩子。他在发有关我俩母子感情的推文时,我就很高兴。他并不害怕让人知道他是个恋家的孩子。”

  

  Liz的一言一行都围绕着她的孩子,这种爱不仅转化为了对达拉斯燃料队的喜爱,还升华为了对整个《守望先锋》电竞的热爱。她的家里现在变成了全天候的“守望之家”。Liz表示:“我在家里工作,所以从我早上起床后,我的电脑就一直开着。Whoru会在一大早直播,这很棒。我和Whoru吃早餐,然后Zach直播,或者我会看Unkoe直播。一般来说,我们家里的《守望先锋》一直不会断。我们会看《挑战者系列赛》,周四到周日则是看《守望先锋联赛》。就在电视上看,全天都在播这个。”

  如此的参与程度意味着Liz会阅读任何与她儿子有关的消息,她也清楚地意识到Zach有着两极分化的个性。她说道:“他有死忠粉丝,也有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忍受他的人。”她一向远离Reddit,但有时候还是会看到有关她儿子的恶意内容。

  

  她的建议很简单:屏蔽掉就好。她表示:“如果你讨厌别人,屏蔽掉就好,之后就不用再和他们打交道了。你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不是吗?”

  在大部分时间里,Liz表示她的推特互动体验都很棒。她说道:“人们会给我发消息,我也总是会回复。那里的人们对Zach都很支持,我喜欢这点。我喜欢他交到的朋友,我很高兴看到他和粉丝之间互动。我一直都在说:如果你在活动中看到了我,记得打招呼!我喜欢和大家见面。”

  洛杉矶角斗士队输出选手Jo?o Pedro “Hydration” Goes Telles的母亲Stella Randolph回忆道:“JP那时候还是高中的毕业班学生,正在申请大学。当时,我对他很失望,因为他虽然有着出色的绩点和学校表现,却对大学学位没什么兴趣。所以在2016年夏天,我送他参加了杜克大学的升学培训营。在他回来后,他告诉我,他讨厌计算机专业,他真正想要的是去打职业电竞。我告诉他,这种职业不存在,他最好在截止日期之前赶紧去申请学校!”

  

  JP出生在Stella在巴西的故乡,但各种情况导致她早年需要四处奔波:这对母子曾在中国居住过一段时间,然后是日本、泰国、俄罗斯和丹麦,最后才来到北卡罗来纳州定居。Stella表示:“从不同的人和文化中学到的东西的确促使他能善待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摒弃偏见。”

  尽管在全世界四处奔波,Stella还是希望能给儿子一个正常的生活,并且在一开始并不赞同JP对电竞的追求。不过,当《守望先锋联赛》开启了职业电竞的机遇时,Stella和她丈夫花了些时间来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她说道:“我们开始阅读有关游戏行业和选手生涯的内容,结果大吃一惊!我们仔细地检查了他的合同,最后决定同意他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Stella逐渐喜欢上了这款游戏,至今只因为航班的缘故而错过了一场角斗士队的比赛。两人之间的距离令人挂心,但她知道儿子过的很快乐,因此感到非常满足。她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走进了他的卧室,看到他的衣服都挂在衣柜里,高中的书包摆在角落,然后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哭了。但在这种事发生时,我总是会提醒自己,他现在很开心,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他正在追求自己的梦想。”

  Stella告诉我们,有一个葡萄牙语单词“saudade”,它没有对应的英语翻译,意思是“一种孤独的感情,好像自己缺失了一部分”。一想起他,我现在仍然会陷入“saudade”,但我必须得说,我现在对两地相隔的忍受能力已经好很多了。

  

  华盛顿正义队的输出选手Corey“Corey” Nigra的母亲Melissa Cirafisi回忆道:“在Corey10岁还是12岁的时候,我问他:‘你长大后想做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道:‘妈妈,等我长大了,我要去玩游戏,赚大钱。’我还记得自己拍着他的头说:‘好的,宝贝,听起来棒极了!’但我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谈起Corey的成长点滴,Melissa开心的感叹时常伴随着笑声。她说道:“他脸上总是挂着大大的笑容,一直都这样。他非常友善、外向。我家里每天都有四五个孩子来玩。”

  Corey擅长运动、争强好胜,一年到头都在踢足球,不过在14岁的时候,他的求胜心转到了游戏方面。她说道:“我觉得这真的没什么。我不打算撒谎,不光是家人,还有朋友们都在批评我。我时常会听到:‘你不应该让他老是打游戏,他得走出屋子。’但Corey真的非常聪明。”

  毕竟,Corey是美国国家高中荣誉生会的成员,参加AP课程,并且成绩全A。“我有什么理由不让他玩电脑游戏呢?”

  

  Melissa看到的不是一个毫无进取心、把自己在屋里啃薯片的男孩,而是一项精心设计、有谋有略、水平颇高且深受儿子喜爱的活动。现在,她可以看着儿子实现儿时的梦想了。Melissa和她72岁的母亲从未错过任何比赛,对她们来说,这只是一项运动而已。

  她表示:“当我看到他笑着登上赛场的时候……我简直没法形容心中的感受。我的整个心都在发光。当我观看Corey比赛时,即使我并不太懂这个游戏,我也会心跳加速——说实话,我并不懂什么运动,孩子们踢了很多年足球,但我仍然弄不清什么是越位。我只知道在看橄榄球的时候,在看超级碗的老鹰队比赛时,我会非常激动。在我看《守望先锋联赛》时,有解说员和其它东西的帮助,我就感觉自己看懂了。”

  

  达拉斯燃料队的重装选手Lucas “Note” Meissner的母亲Carol Meissner说道:“在大部分情况下,当人们听到‘哦,你是个会计啊’的时候,他们都会沉默一下。”但Carol可不光是个会计——她还是一名汽车行业方面的教授。“因为汽车行业的特性,我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年轻小伙子,所以要让他们接受什么东西,我就得运用一点说服力。我总是会在第一天骑着摩托到场,为课堂奠定基调。”

  

  她的口气很随意,好像这并不算什么,然后说出了她和丈夫有着夫妻款摩托车的事。Carol是两个电竞高手的母亲,名副其实的强者。她说,养育两个男孩子就像一场冒险。自从她收到了装在麦片盒子中的赠品游戏后,两个孩子就都喜欢上了它们。

  她说道:“我很好地利用了它——他们都想玩电脑,所以我就准备了教育类的游戏。我能很轻松地让他们玩各种在线教育类游戏,因为他们觉得这很有趣。”

  

  Meissner全家一直都支持两个孩子玩游戏,哪怕在他们长大后。不过,这也是有基本要求的。他们必须跟上学业,参与锻炼活动,然后才能在睡觉时间之类的问题上讨价还价。等到两个孩子都开始认真对待游戏之后,Caro和她丈夫在地下室里设立了“电竞室”。她笑着说道:“我们在这下面有两个游戏室,尽可能的远离我们的卧室,这样我们才能在楼上安睡。”

  你可能会以为,她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在推特上发的“妈妈笔记”(自称)肯定都是在表达对儿子不接受高等教育的失望之情,但事实远非如此。

  她表示:“我只是想等一等,看看他的人生会走向何方,而不是看到他的人生被别人的想法牵着走。我可不像1960年代的人那样,那时候一个人必须先上高中,然后是大学,然后买车、结婚,循规蹈矩地做所有事情。时代早就变了。”

  内容转自:暴雪娱乐